課題與成果發布
當前位置:首頁 > 課題與成果發布
地方保護、資源錯配與環境福利績效
時間:2017-03-10       稿件來源:安徽財經大學 宋馬林 湖南大學 金培振

    回顧“十二五”時期,中國的傳統煤煙型污染與臭氧、PM2.5、揮發性有機物等新老環境問題并存,生產與生活、城市與農村、工業與交通環境污染交織。2015年首批開展監測考核的74個城市平均超標天數比例達28.8%,冬季重污染天氣高發,城市附近黑臭水體大量存在,生態足跡增速遠超生物承載力。隨著資源節約、環境保護“目標問責制”和“一票否決制”逐步納入政績考核體系,中國各級地方政府面臨著兩難困境:一方面,長期以來的要素價格扭曲已經對粗放式增長模式產生鎖定效應(林伯強和杜克銳,2013),地方的產業結構調整和綠色技術創新面臨著諸多制約,地方政府依賴于傳統產業及其生產模式來維持經濟增長;另一方面,為完成中央制定的節能減排目標,地方政府屢屢采用突擊式的減排措施強制生產企業限電限產,這不僅會加劇要素市場的扭曲程度,還往往帶來相關行業市場的劇烈波動,部分企業甚至在來年突然釋放產能并引致能耗和污染排放的報復性反彈,導致區域環境質量迅速惡化,使民眾的環境福利蒙受損失。
    1994年以分稅制為主要特征的中國財政分權改革,使中央與地方政府之間的財權和事權得到相對合理的分配,并對早期的區域公共品供給起到了促進作用。然而,改革的弊端隨著時間推移也逐漸顯現,譬如地方政府為獲取更多的財稅收入,可能在地區經濟與稅收競賽過程中加劇地方保護并阻礙要素在區域間的自由流動。二十年來,伴隨著經濟增長的動態變化過程,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之間的動態偏好也逐漸產生了不一致的情況。其中,受“晉升錦標賽”機制驅使的地方政府競爭及其衍生的地方保護和市場分割行為,不僅嚴重制約了勞動力、資本和資源能源等要素在全國市場中的有效、合理流動,源于要素扭曲的能效低下(林伯強和杜克銳,2013)和環境污染問題也給區域可持續發展帶來了嚴重阻力。早期的不少研究對地方保護和市場分割所產生的經濟和效率損失進行了評估,也證實了地方保護與市場分割帶來的資源錯配問題確實降低了區域的發展質量(Young,2000;鄭毓盛和李崇高,2003;劉培林,2005)。
    近年來,中國的民間環保訴求開始對環境質量評估和地方政府決策產生重要影響(Zhang et al.,2015),表明民眾對于自身環境福利的關注度正趨于增強,但有關中國的地方保護及資源錯配對區域環境福利變化影響的研究迄今依然鮮見。
    《地方保護、資源錯配與環境福利績效》一文基于中國作為典型不均質大國的現實國情,從地方保護和市場分割的視角探討資源錯配對于區域環境福利績效的影響。在關鍵指標的測度方面,利用修正的價格法評測了中國各省的要素市場分割水平,同時突破了傳統研究僅考慮宏觀要素投入與產出的局限,將環境污染對社會公眾健康的影響一并納入區域績效評價,構建關聯網絡數據包絡分析模型測度區域發展績效,并將其分解為宏觀經濟績效與微觀環境福利績效指標。在實證研究中,文章在探討市場分割與資源錯配關系的基礎上,針對區域空間異質性與空間相關性特征,采用空間誤差、空間滯后和空間Durbin模型等系列空間計量分析,系統分析了地方保護和資源錯配對區域環境福利績效的影響,并進一步探討了空間溢出效應。
    研究結果表明:第一,中國各區域以要素市場分割刻畫的地方保護水平呈較明顯的南北分布差異,要素市場分割水平呈現先發散而后收斂的態勢。以要素市場分割刻畫的地方保護將加劇區域資源的錯配程度,合理適度的財政支出規模、自由開放的經濟環境、較高的互聯網普及率均可能通過完善基礎設施建設、促進生產要素的跨國自由流動、降低企業交易成本等途徑為資源合理配置提供有力支持,從而抑制了資源錯配效應。第二,并無直接證據證實地方保護和資源錯配影響了區域宏觀經濟績效。相較之下,地方保護及其引致的資源錯配均對區域環境福利績效有顯著抑制效應,證明地方政府通過扭曲要素價格來提升地方保護水平也將扭曲區域環境福利績效。地方保護可能在短期內起到擴大產出規模和刺激經濟增長的作用,所帶來的宏觀經濟績效改善可能在某種程度上掩蓋了環境污染對區域發展的抑制效應,區域居民卻將承受環境福利受損的發展代價。第三,地方保護及資源錯配不僅會損害本地區環境福利績效,同時還將通過空間溢出效應加劇鄰近地區的環境福利績效損失。其他地區的公眾環保訴求在遏制本區污染產生量的同時,通過正向空間溢出效應影響了鄰近地區的宏觀經濟績效,表明區域的環境問題存在高度緊密的空間關聯性,具有“治則兩利,廢則雙輸”典型特征。工業所有制結構存在負向空間溢出效應,更能說明加快國企改革的必要性和緊迫性,未來應統籌各地區資金、技術、土地等要素,通過區域之間的合理聯動共同釋放國企改革的紅利。
    就政策含義而言,文章建議加快破除中國各區域之間的地方保護壁壘,鼓勵通過區域要素市場的一體化來促進各類要素自由流動,使客觀真實的價格體系成為市場配置資源的準確指示信號。由于傳統孤立的區域粗放增長模式已經難以為繼,未來更應強調區域之間經濟發展的協同性,在環境治理過程中應建立健全污染防控信息共享機制,同時針對能源節約與污染治理等關鍵技術展開區域協同創新。此外,還應摒棄以經濟增長為核心指標的地方政績考核標準,地方政府應在尊重市場經濟客觀規律的前提下科學謹慎地運用經濟調控手段,協調兼顧區域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關系,使民眾在分享經濟發展成果的同時享有更優質健康的環境福利。
    文章得到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重大課題攻關項目(14JZD031)、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71171001,71471001)、教育部新世紀優秀人才支持計劃(NCET-12-0595)和安徽省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重點項目(AHSKZ2014D01)的資助。

  • 主管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     主辦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
  • 經濟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不得轉載     京ICP備10211437號
  • 本網所登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不代表本網觀點或意見 常年法律顧問:陸康(重光律師事務所)
  • 國際標準刊號 ISSN 0577-9154      國內統一刊號 CN11-1081/F       國內郵發代號 2-251        國外代號 M16
  •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阜外月壇北小街2號   100836
  • 電話/傳真:010-68034153
  • 本刊微信公眾號:erj_weixin

  • 水果派对APP下载 四川时时走试图 天津快乐10分 Vue平台能赚钱吗 靠装卸载软件赚钱 湖南快乐10分 广东时时彩一注多少钱 吕梁彩票中奖信息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500期 快乐12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广西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上海天天彩选4今晚开奖号码结果查询 福利彩票7+2多少钱 fcf五福集团怎么赚钱了 澳彩网 幸运28稳赚方法